您的位置: 沙坪坝首页>> 读书
青云谷童话
2017年 07月 17日 10:13:05  来源: 中国作家网 编辑: lc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嘿,我,你,朋友,喜欢。”男孩古里学会了怪物古怪的语言。

    古里和古怪一个生活在如桃花源一般的青云谷里,一个生活在高耸入云的青云山上。忽然有一天,一千四百二十六条船进入青云口,一群西装革履的先生闯入了他们淳朴而悠闲的生活……

    古里和古怪之间发生了什么有趣或温情的故事?不速之客的到来会改变青云谷人的生活吗?当古怪和青云山上的其他动物被捉时,视它们如兄弟的古里,该如何展开营救行动?当一场洪水降临时,古里、古怪以及青云谷中的幸存者又如何面对这巨大的考验?

    《青云谷童话》,一段人与动物彼此信任的奇妙情缘,一部寻找生命出口的希望之书,献给每个一直在寻找心之所向的孩子。

    作者简介

    徐则臣,1978年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著有《耶路撒冷》《王城如海》《午夜之门》《夜火车》《跑步穿过中关村》等。2009年赴美国克瑞顿大学(Creighton University)做驻校作家。2010年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IWP)。曾获鲁迅文学奖、冯牧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潜力新人奖和年度小说家奖、庄重文文学奖,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2015年度中国青年领袖”。长篇小说《耶路撒冷》被评为“《亚洲周刊》2014年度十大小说”第一名,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第六届香港“红楼梦奖·决审团奖”、首届腾讯书院文学奖;短篇小说集《如果大雪封门》入选央视“2016中国好书”。部分作品被翻译成德、英、日、韩、意、蒙、荷、俄、西、阿等十余种语言。

    章节试读

    一千四百二十六条船。石壁上一大片划痕,每条船从洞口里划进来,古里都用尖角石块儿画一条线。古怪挺着长满黑毛的大肚子,站在古里身边帮他数,不过数数超过两百古怪就乱。人类创造出如此庞大的数字它不能理解,但它愿意相信古里,这小子说梦话时算术水平都一流。古怪没见过这么多船,古里也没见过,整个青云谷的人都不曾见过。

    一千四百二十六条,首尾相接,沿青云河绕了一个大圈,第一条船的船头抵在最后一条船的船帮上,整个船队像个尾巴来不及长大的逗号。等船上的货物卸空以后,最后一条船必须挪出个空地来,第一条进入青云谷的船才能顺利地划入青云洞口。九曲回肠的青云洞,如同一截幽暗的盲肠辗转地连接着外面的世界。

    在这样一个天高云淡的中午,洞外的世界天是灰的。如果不下雨,那里的半空就会飘满粉尘、烟雾和风的混合体。在那里,你要是能跳得足够高,然后伸出舌头,便会同时尝到盐、醋、芥末和石头渣的味儿。你还会听到“雷声”从大地往高处翻滚,因为那里喧嚣异常,穿体面华美衣服的男人和女人都喜欢扯着嗓子说话。几年前父亲就告诉过古里,那些人把生活弄得像一场没完没了的尖叫,跟他们有关的任何事情都必须把声音放到最大才能被别人听见。古里没去过那里,但这一点很明显,仅一千四百二十六个船夫撑篙和划桨的声音就已经像山洪在暴发。船上的陌生人还抻长脖子相互搭讪,说粗俗的笑话,整个运输就成了一场乱糟糟的、浩大的战争或逃亡。正在午睡的青云谷人全醒了,把头从窗户里伸出来,最博学的人也没见过这么多的船,也没见过船上装载的那么多的砖瓦、琉璃和钢筋、水泥、混凝土,还有一些奇怪的工具。

    “他们真要把路修到山顶?”古怪揪着脑门儿上的一撮白毛。

    “你相信?”古里抬起头,青云山高到了天上,翅膀小一点儿的鸟都飞不过去,“放心,没人找得到你的窝。”

    古怪住在一个葫芦形的山洞里,洞外有棵大树,各种藤蔓从枝杈上垂下来,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野花为它遮住洞门。半夜里饿了,古怪半睁着眼,迷迷糊糊地抓住一根粗藤吊上去,晃晃悠悠的时候逮哪儿抓哪儿,到手的野果子它都能吃。这是古怪出生以来的第十二个住处,它曾被凶猛的豹子和老虎追赶过,被狡猾的狐狸和豺狼算计过,也被鼻子都能识路的猎人盯上过,过去的三年就搬了四次窝。

    再不会有比葫芦形的洞穴更好的地方了,如果你总想着逃亡,那你一辈子都得逃亡,古怪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十二”是极限。古里说,人类不喜欢“十三”,不吉利,更不喜欢“十四”,尤其不吉利。人不喜欢的,古怪也可以不喜欢。但是两千米外有条水泥石阶路,已经修到它站在洞门处就能看到的地方了。有天夜里,古怪梦见那条路在黑暗中拐了一个险峻的弯,如同凶猛的巨蟒,直奔它的葫芦洞。

    “来过这里的只有你。”古怪若有所思地把两只健壮的前掌搭到古里肩膀上,按了一下。

    古里翻了个白眼,“瘦得口水都没了,我都懒得卖你。要没我,你也就是一头熊,顶多是只大猩猩!”

    熊还是大猩猩,古怪自己也拿不准,也不需要拿得准,反正它是自己就行了。它生来就是自己,从小长到现在,除了块头越来越大,没变过样儿。古里之外,没人也没有哪只动物告诉它“它是谁”。“它是谁”是个不需要证实也不需要证伪的问题。开始古里觉得它长得像熊,后来又觉得它长得像猩猩,等到给它取了名字以后,“它是谁”也不再重要了。它是古怪就行了。古里给它取的名字叫“古怪”。古里叫“古里”,他说“古怪”这个名字好。那就“古怪”吧,古怪想,反正人类经常这么古里古怪的。

    古里十二岁,姓古,叫古里。当初爸爸古远峰给他取这个名字时,是不是还想过再给他生个叫“古怪”的弟弟?现在的古远峰是不打算再生了,青云谷就这么大,人多了挤不下。生了也养不起,正如古里妈妈的抱怨,以古远峰目前的状态,养活他自己都难:说猎人不像猎人,出门还得背着画板和素描本,放十天枪能打回来一只野兔就算高产了;说画家也不像画家,在家里铺开纸作画时,嘴里念叨的却是打猎的那点儿事。为此古里妈妈总说,你给儿子取名叫“古里”算是取对了,你该改名叫“古怪”,真是亲爷儿俩。她这么说是因为古里也爱往山上跑,再热的天也不睡午觉,一闪眼人就没了;跟他爸一样,古里也喜欢那些画在纸上的动物。就是在爸爸的画上,古里见到了既像熊又像大猩猩的古怪。

    那时候古怪还只是一只野兽,出没在青云山的丛林和乱石间。古远峰画下了它无数次一闪而过的表情。那时候古怪还很胖,耳朵好使,一旦有猛兽和猎人接近到百米以内,它缩在长毛发里的短耳朵就会警觉地抖起来,即使在睡梦中它也会醒,然后撒丫子就跑。现在古怪瘦了,腮帮子都陷下去了。进出青云谷的人太多,那些谷外来客开始在山下造房子、修路,一天到晚“叮叮当当”,就跟在它脑门子上干活儿一样。最怕的是偶尔开山炸石头,“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青云山都要蹦一阵子。古怪觉得仿佛在梦里撞到了葫芦洞的洞顶,满眼冒金星,醒来经常能在额头上摸到一个肿痛的包。

    石阶山路爬升的速度很快,一级顶着一级,头天晚上抹好的水泥第二天一早就干了,坚硬、惨白,什么人都可以攀着台阶往上走。这才是真正的噩梦,石阶山路可以在梦里拐个弯直奔葫芦洞,人类就可以踩着这条路,耀武扬威地堵在它的洞口前。

    因为忧虑和恐惧,古怪瘦了。

推荐新闻
·沙坪坝自贸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召开·沙区召开城市工作暨“两违”专项整治工作会
·区委召开常委会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烈士墓前缅怀先烈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融合创新资源优势 激发开放平台作用·市委宣讲团来沙区宣讲市第五次党代会精神
·区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九次全体会议·沙坪坝区委召开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会议 安排部署全区党的 ...
·全国40余家知名新闻客户端来沙坪坝区采访·建设科技强国 向大师们看齐
·“渝洽会”沙坪坝区共签约54个项目 引资861.22亿元·王越检查汛期防汛防灾工作 强调落实责任 强化举措 确保安全
 
重庆新闻   更多
切实把思想统一到中央决定精神 ...
陈敏尔张国清看望我市部分老领 ...
[新闻直播间]重庆奉节驻村蹲点 ...
[新闻直播间]重庆奉节驻村蹲点 ...
【贯彻党代会 迎接十九大】“新...
骑马儿探山泉 主播邀你游重庆特...
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重庆在行 ...
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 ...
孙政才主持召开重庆市市委常委会
主流媒体看沙区   更多
“脏乱”问题已解决 双碑大桥下...
重庆第五届“学府杯”象棋公开 ...
为缓解商圈停车难 沙区名人广场...
沙坪坝创建“放心肉菜示范超市 ...
中梁镇:社区“儿童之家”开园
张国清到重庆西站铁路综合交通 ...
重庆立信职中:持续创新提升育 ...
重庆立信职中:全国职业院校技 ...
童家桥街道:为构建和谐社区贡 ...
沙坪坝:“为民创建”赢来“全 ...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