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坪坝首页>> 读书
流转的星辰
2019年 02月 27日 10:22:06  来源: 沙坪坝新闻中心 编辑: lc
分享到:

    内容简介

    正如本书译者金克木先生所言:“宇宙原是个有限的无穷。人类恰好是现实的虚空。只有那无端的数学法则,才统治了自己又统治了一切。”天文学是一个具有诗意的学科。在中国,你要读懂《诗经》,读懂浩如烟海的古典文学,还真得懂点儿天文学。正所谓“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流转的星辰》,原名“The Stars in their Courses”,1913年由英国剑桥大学出版部出版。作者詹姆斯•金斯,20世纪初英国著名天文学家,一个能用浅显流利的文笔说明新奇学理的人。原著内容是以作者在电台公开发表的一系列天文通识演讲为基础素材,又扩充至两倍的知识含量,并运用作者一贯所喜的随性自然、无拘无束的谈话式样文风、简明而通俗易懂的遣词造句写作而成的通俗天文学著作。 金克木先生的译本早已奉为经典,针对时代和语言习惯的变迁,本次修订的原则包括:一、对“民国范儿”的语言,如果不影响理解,则仍照其原样,如果会造成当代读者理解上的困难,则酌情进行修正;二、对不符合当代天文学译法规范和惯例的,一般会被改正为当代译法;三、在译法层面或科学层面,如果今昔对比能让人格外感受到天文学一个世纪以来的进步,因而原译法、原内容会被保留,在旁边单独补充一段解说,以便读者品味。

    作者简介

    詹姆斯·金斯(James Jeans,1877-1946),英国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先后在剑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授课,1923年起在威尔逊天文台研究星空。首次提出金斯不稳定性和紫外线灾难曲线,还协助提出辐射源温度和黑体辐射能量密度关系式的定律。金斯擅长用浅显流利的文笔说明新奇学理。著作有《神秘的宇宙》《空间和时间的巡礼》《自然科学史》等,最负盛名的则为《流转的星辰》。

    译者,金克木(1912.8.14-2000.8.5)字止默,安徽寿县人,中国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梵学研究、印度文化研究家,与季羡林、张中行、邓广铭一起被称为“未名四老”。1948年后任北京大学东语系教授,曾任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理事,第三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宣传部部长。

    章节试读

    神游太空

    让我们先进到这神奇的火箭里面,再求一个人把我们这火箭对准太阳放去。在开始时我们只需要够把我们送出地球外的很短的距离去的速度——一秒钟 12 公里就行——以后的事便可以由太阳的伟大引力去办。这引力会把我们硬拉上太阳去,并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假如我们开始的速度是一秒钟 12 公里,我们旅行的全部时间大约要十星期之久。 就在我们开始飞行的几秒钟之内,我们已经觉到一些奇怪的改变了。宇宙四方的整个颜色,很可惊地在突然间改变了面目。天空很快暗淡下去,最后竟黑得如同深夜,群星又在上面闪烁着。但我们在地面上所习见的星星的闪烁却没有了,星辰都像钉住不动的光点一样。同时太阳也变成坚不可破的钢铁般的白色,它投射出来的光影明暗也界限分明。大自然似乎仅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失却了它的美貌的一大部分,失却了它的所有的温柔,其中的原因便是几分钟的工夫已把我们完全送在地球的大气层以外了。一丢开大气,我们才真切知道它的化刚为柔的能力曾经给了我们多少生活中的快乐。

    让我们停留一会儿来想想这件事的科学的原因。假定我们站在一处平常的海滨码头上,望着波浪汹涌而来冲撞码头的铁柱吧。大的波浪几乎毫不介意那些柱子——它们向左右分开,过了柱子又重新会合,好像一大队兵士在路上遇见了一棵树一样,看起来简直这些柱子根本就不存在似的。但是小的波纹跟水面的涟漪却不然了,在它们说起来,码头上的铁柱子便是很可怕的障碍物。小的波纹冲上铁柱的时候便被打回去再向各方面泛起新的涟漪。用术语说它们便是被“散射”了。铁柱子这障碍物似乎不影响长大的波浪,却散射了短小的涟漪。

    我们现在所看的这种情形便恰好是太阳光努力通过地球大气时的情形的写照。在我们之间,在地球上面,在地球外的空间中,大气安放了无数的障碍物,这便是空气的分子、水的微粒,以及极渺小的尘埃。这些东西便可以用码头上的铁柱子来代表。海波是用来代表太阳光的。我们知道太阳光是各种颜色的光的混合——这是我们自己可以实验的,只要把它透过三棱镜,甚至透过一瓶水便可看出来;或者大自然也自己给我们做实验——当太阳光透过夏天骤雨的雨点造成一道彩虹的时候。我们又知道光也是有“波”的,颜色不同的光便有长短不同的“波”,红色的光波长,蓝色的光波短。太阳光中的各种光波必须努力通过在大气中遇见的障碍物,就如同海边的各种波浪都得努力闯过码头上的铁柱子。而这些障碍物对待光波也就好像码头铁柱对待海波一样。红色的长光波不受什么影响,蓝色的短光波便被散射了。 这样一来,太阳光中的不同的成分在努力通过地面大气的时候也就受到不同的待遇了。蓝色光波便会被一粒尘埃散射,因而出了它的正轨。过些时候又碰上一粒尘埃,再出了正路,如此这般,曲曲折折地传到我们眼里来,就像一道闪电走过的路径一般。所以太阳光中蓝色光波便从各方面达到我们的眼里了。这就是天色蔚蓝的真实原因。可是红色光波却是不受大气阻碍一直往前射进我们眼里的。当我们向太阳望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主要是这种光线。它们并不是太阳光的全体,只是在大部分的蓝色光波已被大气的障碍物滤掉了以后的剩余。这一过滤自然使太阳比它入大气之前要红了。太阳光遇见的障碍物越多,蓝色就越被逼走得多,于是太阳显得越发红了。这道理便可以解释我们透过一层雾或一团蒸气去看太阳时觉得太阳异常之红的缘故。还可以解释为什么日出日落的时候太阳特别红——因为太阳光从一种很倾斜的方向射过来,就必须通过很多很多的障碍物才能达到我们眼前。还可以解释那些极美丽的落日奇景,那是我们从大城市的充满烟雾尘埃的空气中去望落日时常可见到的——或者在一场火山爆发之后去看更好,因为那时全地面的大气中都充满了火山灰尘的微粒。

推荐新闻
·区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专题学习会召开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庆警备区政委刘伟调研沙区军民融合企业发展情况
·沙坪坝区召开知识分子主题座谈会·沙区四大班子领导到小康集团调研金康汽车项目
·周克勤来区调研智能制造和文旅融合发展工作情况·沙区2019年招商引资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召开
·节后上班第一天 沙区四大班子领导为机关干部加油鼓劲·@所有人,"学习强国"平台上线啦
·打造西部创新资源集聚地 高标准规划建设重庆科学城·政协重庆市第五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开幕会
·江涛带队向重庆警备区汇报双拥工作·民之盼 有答案!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你的“新期待”
 
重点推荐   更多
视频|脱贫路上有你③:第一书记...
陈敏尔在市管主要领导干部专题 ...
百余家新媒体进驻,这家产业园 ...
陈敏尔在市管主要领导干部专题 ...
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来沙坪坝 ...
在渝全国人大代表到沙区进行会 ...
重庆北站玩快闪 众人齐唱《我和...
“总书记的鼓励,坚定了我做好 ...
区委书记江涛带队调研全区文化 ...
西南药业:以“机器换人” 实 ...
新能源汽车智慧物流产业园落户 ...
区委书记江涛带队调研凤凰镇
沙区四大班子领导到小康集团调 ...
我区召开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工 ...
今年工业园区基础设施计划投资7...
好消息!大学城复线隧道工程年 ...
西部物流园自贸板块内注册企业 ...
区委书记江涛主持召开区委常委 ...
市统计局来沙坪坝区调研第四次 ...
图片新闻   更多